第7章 我只是在幫我自己

發布時間:2020-01-03 23:02:28|字數:2466

那頭時辰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也驚訝了一番。

正估摸著是不是顧北淵這個老鐵樹開花了,不過聽到后面的話,也瞬間讓他無暇思考,慌張起身開始干活了。

沈落收回手機,旋即看向男人。

透過微微月色,看到他那似充了血的臉龐,即便是現在如此狼狽的情況下,也絲毫沒有影響他的俊容,反倒是增添了幾分放dàng不羈與邪魅,隨意一個動作便勾魂攝魄,讓人迷失心智。

“好看嗎?”

男人嘶啞的嗓音,透著一股冷意與怒意。

這女人,就不會堤防一下他?

這樣目不轉睛看著他這樣一個“危險人物”,這簡直就是巨大的誘huò,她就這么放心?!

不過沈落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倒是被這冷意嚇得一個機靈,連忙收回眼神,梗著脖子道:“好看!長得好看不就是被人看的?”

沈落被他搞得莫名其妙,她哪里惹他了?

他這是從哪里來的怒氣?

男人雙拳緊握,手背上青筋暴起,死死忍著體內的浴火,胸膛劇烈起伏著:“扶我去浴室。”

看著他那難受的模樣,為了不惹怒他,她還是乖乖聽話好了。

說完,直接扶著他去了浴室。

去到浴室,顧北淵開了水,直接站在花灑下沖著冷水。

時值初冬,夜晚的水冷到骨髓。

有幾滴水濺到沈落手上,頓然讓她冷地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更何況是直接沖冷水的人!

沈落看著不斷用冷水驅除欲念的男人,心底倏然一滯。

要不是他,那杯酒就被她喝了!

雙拳,緊緊握起,前世今日的某些事情在腦海之中似放電影一般呈現而出。

難不成前世,她不是被灌醉了,而是被陸司賢算計了?!

這么說來,前世臨死前,余瑤說那個孩子根本不是陸司賢的,所以,那個孩子……是誰的?

難不成……

沈落將目光看向花灑下的男人,急忙問道:“顧北淵,你怎么會有這間套房的卡?”

水晶瀾庭,絕非一般人能進來。

更何況是888套房,這是高級總統套房,連訂都不一定能訂到!

能住進來,那也代表著他的身份不凡。

更何況還認識時辰!

時辰可是帝都最年輕有為的全能醫生,時家長子,含著金鑰匙出生,卻不想繼承家產,一意孤行選擇了醫生這個職業。

男人眼眸微斂,抹水的動作一頓:“別人給我用的。”

“你經常住這里?”沈落不死心,繼續追問。

“不經常。”顧北淵冷邃的眸子看了沈落一眼,語氣漠然:“你很煩,出去。”

沈落:“……”

行,看在他替她擋了那杯“酒”的份上,她大人不記小人過!

沈落出了浴室,在房間走了走。

前世,她醒來之后還特意看了房間號,是888號沒錯!

看來,前世她那個可憐孩子的便宜爹也不知道是誰了。

剛才猜到可能是顧北淵孩子的時候,她竟然有絲期待,得知他不經常住后心底竟然有點空空的。

意識到自己思緒飄遠了,猛地一拍額頭,她在想什么?!

她現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清除周邊的豺狼虎豹,為前世的自己討回公道!

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,門鈴響起。

沈落趕緊過去開門,門口的時辰看到一身紅裙,美得不可方物的沈落,微微晃了晃神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房間里的人竟然是沈落!

“快進來,他在浴室,趕緊讓他把藥給吃了,生病了可不關我的事!”

沈落忽略他臉上的震驚,看著門口儒雅非凡的時辰,直接開口。

時辰驚訝也就是那么一瞬間,隨即進門直直朝著浴室走去。

看到在沖冷水澡的顧北淵,膽都寒了寒。

這人還真是軸,活該萬年單身!

放著沈落這么個美女不卸火,竟然來糟蹋冷水!

冷水做錯了什么?!

虧他跑這么快,差點猝死在路上!

呼……

時辰深呼吸了一口氣,拿了一粒藥塞給顧北淵:“給,你的藥來了。”

“嗯。”顧北淵應了一聲,嘶啞的嗓音混著濃郁的荷爾蒙氣息,無不散發著致命吸引。

沈落抬了一杯水過來:“水來了。”

顧北淵接過,將藥吃了。

沈落接過水杯,剛抬頭便對上了男人身上濕噠噠的衣服,全身濕透的衣物緊緊貼在男人身上,襯出內里的肌理,隔著衣物,沈落都能想象到內部那緊致有力的肌肉。

這身材……絕對頂尖的!

“咳咳!”一旁的時辰瘋狂咳嗽,將沈落從花癡的邊緣拉了回來。

沈落視線再往上,對上那雙邪肆深邃的雙眸,臉頰嗡一下紅了起來。

快速收回眼神,順手從一旁拿起一個浴巾,隨手胡亂擦著他脖間的水:“那個……剛才謝謝。”

顧北淵冷漠的唇角有絲松動:“我只是怕那酒要是你喝了,我清白不保,所以,我不是在幫你,而是在幫我自己。”

“清白不保?!你別忘了你現在是我的人!”沈落都要被他氣炸了,想要多關心他一點的心情瞬間沒有了。

指著他的鼻尖就是罵。

“北淵……你和沈小姐什么關系?”一旁一向穩重的時辰一臉震驚。

一向以神秘莫測,冷漠冰寒著稱的顧北淵,竟然被人指著說他是她的人?!

怎么他這才幾天沒有見顧北淵,就感覺整個世界都變了?!

竟然有人敢用手指指著他?!

雖然這個人是帝都第一女紈绔,可是她膽子未免太大了些。

顧北淵沒回答,只是冷睨了時辰一眼,走出浴室:“藥也吃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沈落挑眉,幸災樂禍看著被某人用完就扔的時辰,問道:“時少,你和他很熟?”

“你先回答我你和他什么關系。”時辰被她這眼神盯地全身毛毛的。

剛才沈落用手指指著顧北淵,他竟然沒有發怒,足可以看出這個女人在他心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
沈落靈動的水眸轉了轉,得意道:“我今天撿到的便宜老公,挺養眼的是吧?”

時辰聳了聳肩,淺笑:“沈小姐玩笑過了吧?不怕陸司賢吃醋?”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《重生驕妻開了掛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120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120/3398664 閱讀此章節;

街机全民捕鱼赢话费 青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宁夏十一选五的基本走势图 赤峰黄金股票股吧 广东11选5遗漏-真准 一直牛配资 十五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快3 走势图 广西快3形态走势图一彩经网 2008年上证指数 上海快3玩法介绍 上海快3走势图上海快三 东方6+1中奖规则 湖北快三每天多少期 上海时时乐彩神通 河北燕赵20选5走势图 基金配资多少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