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做人不能忘本

發布時間:2020-01-04 15:50:00|字數:2361

“落落,你這孩子怎么亂說話呢?我知道,昨天晚上你掉進湖里,媽媽和你爸爸沒有去看你,你心里不好受,媽媽給你道歉,你別生氣了好不好?”

“媽媽?我媽媽十五年前就已經死了,你是個什么東西?”沈落似笑非笑地看著施媛。

施媛溫柔的笑意僵硬在嘴角,對上沈落的眼神,心底竟然生出了股濃郁的自卑之心。

只是,那股自卑心理和憤怒被她狠狠按壓在心底。

這個小賤人還真是不一樣了,不像之前那么好忽悠了!

剛才余瑤和陸司賢說沈落變了的時候她還沒怎么在意。

畢竟沈落這白癡之前那么好掌控,對她好一點就恨不得掏心掏肺。

怎么被淹了一下就跟變了個人一樣?!

“姐姐,你……你怎么可以這么說媽媽?”一旁的余瑤眼淚在眼中打轉,好不惹人心疼。

“別叫我姐姐,叫的我惡心!她是你媽不是我媽。”沈落冷喝。

余晉輝蹙眉,臉上帶著濃濃的關心,問道:“落落,你這是怎么了?我們都沒怪你隨便和一個沒錢沒勢的人結婚,還是說那個男人欺負你了?”

說到這,余晉輝更加心疼了:“明天就去把婚離了,這樣的男人可要不得呀!你和司賢情投意合,爸爸會早點讓你們結婚的。”

沈落冷笑,看著他們那一張張虛偽至極的臉,心底一陣刺痛。

這就是她前世自以為是的親情!

一個個的都在算計著她,為了股份,不折手斷!

沈落眨了眨酸澀的雙眸,對上余晉輝的眼:“爸爸,我剛才才說過,做人不能忘本,爸爸不也是從一個沒錢沒勢的人入贅到沈家才翻身的?我找一個小白臉又怎么了?”

這話一出,余晉輝也繃不住了,拳頭不自覺握緊,全身氣到顫抖。

他這生最恨的事情就是被別人說他是入贅到沈家才有的這一切!

入贅這個詞,就是他骨髓深處最刺骨的痛!

“沈落!我是你爸爸!這就是你對我說話的態度?!”余晉輝震怒。

沈落輕扯紅唇:“這是我對爸爸最好的態度了,再好,我怕爸爸受之有愧。”

沈落心底了然,果然,入贅這個詞是他最恨的。

這是自她有記憶開始,她這“好爸爸”第一次對她動怒。

要不是前世臨死前余瑤告訴她真相,她也沒想到她竟然不是余晉輝的親生女兒!

施媛搖了搖余晉輝的手,給了他個眼神。

余晉輝這才深吸一口氣,無奈道:“落落,爸爸知道對不起你,爸爸一定會盡力補償你,只要爸爸能辦到的,都會替你辦到的。”

沈落顧盼生輝的眼眸一轉,露出天真的笑意:“爸爸說的是真的嗎?”

看著她這無害的眼神,余晉輝松了一口氣,果然,從骨子里帶出來的蠢是不會改變的。

這才松了口氣,語氣更是寵溺:“當然是真的,你是爸爸最寵的女兒,爸爸怎么會騙你呢?”

沈落親昵地抓住他的手,像以前朝他撒嬌的模樣一樣,靠在他肩膀上:“爸爸,我想當公司少董。”

“你說什么?!”余晉輝剛以為沈落已經被他安慰好了,猛然聽到這個消息,還以為自己幻聽了。

“爸爸,你沒聽錯,我想當公司少董,我持有公司30 %股份,我當少董,名正言順呀。”

沈落恢復了之前天真的模樣,并不覺得自己這個要求有多過分,還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。

一旁除了幾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貴婦外,其余心懷不軌的人,都被沈落這獅子大開口嚇得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。

這白癡腦殘,怎么突然對公司感興趣了?!

那可是他們盯了好久的肉!

余晉輝斬釘截鐵:“不行!除了這個要求,爸爸都答應你,落落,你不熟悉公司事務,不能輕易開這種玩笑的。”

“爸爸,我可以學呀!爸爸,你讓我試試好不好?”沈落委屈地撇了撇嘴。

余晉輝剛想說什么,便被旋轉樓梯口一道雄厚的聲音打斷:“你為什么想當公司少董?”

沈落循著音源看去,便看到拄著拐杖,滿臉嚴肅,頭發斑白的爺爺沈振興緩緩踱步走來,步子雖慢,卻十分穩健,腰桿挺直,自帶嚴肅氣場,身后跟著恭敬的曹管家。

看到這熟悉的面容,沈落渾身一震,腳不受控制地朝著那身影撲了過去。

當觸碰到爺爺溫熱的體溫時,她重生以來所有的情緒都在此刻釋放出來。

心底的自責無限發芽,滋長,膨大!

爺爺這么健朗的人,前世就是被她活生生氣死的!

重生一世,才知人心險惡。

現在,看著爺爺這滿臉嚴肅的表情,鷹利無比的神態,她竟覺得親切無比,她再也不害怕爺爺斥責她,甚至希望爺爺現在就好好罵她一頓,罵她的愚蠢!罵她的無知!

“爺爺……我好想你。”沈落抱著沈振興就是不肯撒手,哽咽道。

沈振興一拐杖打到她腿上,聲如洪鐘:“這么大人了,整天哭哭啼啼,像什么樣子?!”

“啊,痛!”沈落擦了擦眼淚,摸了摸被打的地方,這才挽住他的手,傲嬌道,“爺爺,我長大了,你也不能打我了。”

這場景,可把客廳里所有的人都驚呆了。

以前沈落可是對這個爺爺恐懼厭煩到不行,差點到斷絕關系的地步,現在竟然對著他撒嬌?!莫不是被什么臟東西附身了吧?!

沈振興心底劃過一抹異樣,臉上的嚴肅表情繃緊了緊,鷹銳的眼神冷睨了沈落一眼:“所以你長大了,翅膀也硬了,連結婚這么大的事情也可以私自定下來,還來找我這老頭子做什么?”

沈落嘿嘿笑了兩聲:“以后我一定聽爺爺的話,改天我帶他來看爺爺。”

爺爺一直反對她和陸司賢在一起,所以她偷偷結婚這件事,爺爺怕是高興還來不及呢!

要是他真生氣,就不是現在這么好說話的樣子了。

“哼!”沈振興冷哼一聲,果然沒再揪著結婚的事不放:“說說,為什么想當少董?”

 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《重生驕妻開了掛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120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120/3398936 閱讀此章節;

街机全民捕鱼赢话费 今天快乐双彩开奖公 澳门皇家88app 福彩15选5走势图表 配资公司配资怎么避免风险 快3开奖结果吉林 腾讯分分彩规则及玩法 浙江20选5复式计算表 天津快乐十分规律 期货配资公司哪家好 冠军pk10软件 天津十一选五今天第4五 22选5选号方法大全 配资公司哪个靠谱 黑龙江快乐十分奖金对照表 蜂窝配资 青海11选5前三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