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要對我老婆做什么?

發布時間:2020-01-07 10:48:36|字數:2360

“不行,我,我們還要裝錢呢,六百多萬,你,你不給我們包,要我們怎么拿回去?”

“就是,你甩無賴,我,我要告訴!董事長!”

何義建和商震臉上泛著濃濃的醉意,已經開始酒言酒語。

沈落白皙細膩的臉頰泛著緋紅,醉意滿滿:“你們才是無賴!你們現在又不是公司的人了,告訴我爺爺有,有毛用?再,再說了,這包,包本來就是我們的!”

沈落當仁不讓,一把搶過包,抽出個很大的透明塑料袋:“拿著你,你的錢,扔袋子里,我要拿著包,回去睡覺了。”

沈落一股腦將錢扔進透明大塑料袋,拿著包就走人。

那一疊疊紅紅的鈔票,立馬引起路人瘋狂躁動。

后面的事情,沈落就不得而知了。

送走了南音,唐之嬌和艾靈,跑到一旁,朝著一個花區猛吐。

鐘離臉上泛著濃濃心疼,緊張道:“落落,喝點水,你沒事吧?”

沈落擺了擺手,接過水漱了個口,終于舒服了些,看了眼時間,不早了。

道:“鐘離,你先回去吧,我也回去了,早點休息。”

今晚折騰的也夠夠的了,即便她酒量很好,也經不起這么玩,剛才的確有些醉意,吐完倒是好多了。

鐘離泛著意味不明的眸子緊緊看著沈落。

在暖黃燈光的影射下,沈落身上似披著一層神圣光芒,美艷不可方物,眉如層染,宛若琉璃的眼顧盼生輝,唇如櫻桃,似發出無聲邀請。

鐘離雙拳緊握,心跳如搗鼓,手輕抬,溫柔地將她額前碎發順至耳后,終于鼓起勇氣:“落落,其實我……”

“鐘先生要對我老婆做什么?”

鐘離話還未說完,身后便響起一道寒風凜冽的聲音,冰涼低沉的音線,瞬間讓鐘離原本熱血沸騰的心跌至谷底。

轉身,便看到一個西裝革履,優雅冷貴的男人走過來。

男人有著俊朗完美的輪廓,黃金比例的身材,五官深刻凜厲,衣著考究,自帶優越氣場。

鐘離對上男人泛著寒冰的視線,心底猛然一揪,自靈魂深處閃過一抹濃濃的自卑,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這自卑從何而來。

雙眼警惕地微瞇:“你是誰?你認錯人了。”

“沈落,你讓我注意,你自己卻不知檢點,和別的男人勾搭在一起?”

男人并未回答鐘離的話,眼神略過他,直戳沈落靈魂深處。

鐘離全身的血液似乎被冰凍了一般停止流動,他能準確叫出沈落的名字……難道他們真的……

沈落被這眼神一看,一股寒意自腳底升起,全身都顫了顫,不可置信地開口:“你,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

“回答我的問題!”男人眼神冰寒,心底充斥著不知名的怒火。

沈落被吼的莫名其妙:“我和朋友來玩你也要管?”

顧北淵長眉微攏:“你是我的人,和一個對你心懷不軌的人在一起,你覺得合適?”

此話一出,一向護短的沈落頓時炸了:“顧北淵,你特么腦子有病呀?!鐘離是我朋友,鐵哥們!誰像你,滿腦子污穢思想,一男一女就一定是那種關系嗎?!”

這話一出,周遭的空氣瞬間似被凍結了一般,顧北淵一向不喜形于色的臉上滿是陰沉,昭示著他的怒火。

“落落,你們……你們是什么關系?”鐘離看到沈落的反應,心徹底涼了。

沈落處事方式一向不按常理出牌,難道他們已經……

“他,的確是我老公,鐘離,你先回去吧,路上小心。”沈落收斂起脾氣,朝著鐘離繼續道,“具體的,我明天再和你們解釋。”

鐘離全身似被抽空一般,如遭五雷轟頂,收起眼底的悵然。

無所謂地笑著拍了拍沈落肩膀:“害,落落,你這也太不把我們當朋友了吧?!這么大的事情竟然瞞著我們!忒不夠意思了!”

“這件事說起來很復雜,你先回去吧。”沈落有氣無力說著,本來就疼的頭被吵地更加疼了。

鐘離還沒走遠,沈落便一把被臉色鐵青的顧北淵扛起來放到車里,直接飆車遠去。

沈落胃本來就難受,被他這一扛一摔車速又快的折騰,頭早已暈頭轉向。

不知道開了多久,就在沈落要睡著的時候,車停了。

男人粗暴地抱起她,朝著昏暗的別墅走去。

不消片刻,又被狠狠砸到床上,沈落都覺得自己骨頭要被摔斷了。

燈未開,沈落看不清男人的臉,發出抗議:“顧北淵,你發什么神經?!”

“你說我滿腦子污穢思想?那我不坐實這個罪名的話,豈不是被冤枉了?”男人欺身而上,磁惑微啞的嗓音似醞釀已久的美酒,緊貼著沈落耳側,醇雅深厚。

溫熱輕吐的氣息,似繾綣清風,微癢,讓沈落全身略僵。

僅剩的醉意頃刻散去。

“我,你,姐妹,你別沖動呀,我也只是讓你在外面注意一點,別讓別人知道我竟然和一個同男結婚了,不然我多沒面子是吧?”

沈落嘿嘿笑了笑,臉上難得地布著訕笑。

識時務者為俊杰。

剛才這臭男人力氣那么大,要是真把他給惹毛了,說不定會做出什么事情。

她可不想把自己第一次交給一個同男!

男人眼底劃過暗色,唇角微勾。

指腹輕附上眼前紅潤的唇,來回摩挲:“同男?那你知不知道,我可能還有另一種嗜好?雙……”

略微拖長的尾音,意味雋永,耐人尋味。

男人本就俊美無濤的顏上,因著這笑,更加魅惑邪肆。

可是這笑在沈落眼中,就如同吐著芯子的毒舌,瘆人!

沈落嘴角的笑意僵硬,努力壓住一口咬斷他手指的想法,使出殺手锏:“你不怕時少不要你了?像時少那么講究的人,肯定不會要一個不干凈的人的,你別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呀!”

和時氏集團相比,沈氏集團實在不夠看。

沈落覺得這個威脅一定會讓男人有所忌憚,沒想到男人的下一句話直接讓她崩潰了。

 

 

【通知~】

明天上架啦,感謝大家的不棄之情,

碼字不易,親們,支持正版,給碼字狗一個得以堅持下去的信念吧~

ps:如遇問題,請咨詢頁面下方的客服qq。再次感謝!

  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《重生驕妻開了掛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120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120/3413809 閱讀此章節;

街机全民捕鱼赢话费 甘肃泳坛夺金中奖规则 二分时时彩是真的吗 查询河北排列五开奖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表 甘11选五遗漏一定牛 鑫配网配资网官网 今日贵州快三开奖走势图 快乐12往期开奖结果 黑龙江省11选五手机版 幸运赛车查询工具 股票资配公司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钟专业 精准平特一肖10中9 小米股票代码 贵州快三助手下载安装